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寄秋 > 巡抚谋妻厚黑学(上)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巡抚谋妻厚黑学(上)目录  下一页


巡抚谋妻厚黑学(上) page 20 作者:寄秋

   
  这两只小的以为姊姊真生了病,还是很重很重的病,眼眶红红的不离她寸步,深怕一走开就再也看不到她,是她以休养为名才把两人哄走。

  她不久人世的消息在丁府内传开,不少人幸灾乐祸地等着看她断气,她的存在碍了很多人的眼。

  同时,杭州知州有事路过地头,特意前往丁府拜访,三杯黄汤下肚,言谈中透露有一女年方十六,至今尚未说定婆家,有意结秦晋之好,将女儿下嫁丁府长子。

  这一下,丁立熙的心思活络了,一个是不能给他任何助益的病妻,病容憔悴不堪,毫无姿色可言,一个是让他飞黄腾达,平步青云的官家千金,可想而知他会做何选择,人是往高处爬,水才往低处流。

  原本丁立熙对妻子有几分喜爱,对她的身子颇感兴趣,可是她不时的生病,想做点夫妻间的事她就病倒在床,一次、两次的扫兴,他也渐渐失去兴味,少往她屋里去。

  不过风流成性的他并不寂寞,又迷上一个唱戏的戏子,包养在外头成了他的外室,有段时间常往戏子那里跑,连家也不回了,更遑论看重病不起的正室一眼。

  但是最开心的莫过于嫌贫爱富的鲁氏,她终于找着名目能将看不顺眼的穷媳妇给赶出府。

  “休……休书?!”

  捧着朝她脸上丢来的一张薄纸,裘希梅激动得双手发抖,她双目迅速盈满泪水,顺颊而流。

  在旁人眼中看来,她是不堪遭到休离的羞辱而心碎,痛苦得泪流不止,不肯相信夫家的无情对待,她此去前途茫茫,又拖着病弱的身躯,恐怕拖不了多久。

  事实上她是高兴得不知该说什么,情绪激昂地颤抖不已,天空蓝了,花的香气浓了,就连苦得难以入口的汤药也变甜了,她的心里开怀得想大笑,大声地喊着她裘希梅不是丁府的媳妇了。

  终于呀,为了让短视的丁家人主动提出休妻一事,她费了许久的功夫去安排,铺陈了下堂路,可是还不够,她要的不是休书,而是和离书,她不能带着污名离开丁府,影响希兰日后议亲。

  “娘,这……这是什么……”裘希梅咬着下唇,眼泪在眼眶滚动,欲落不落的噙着,显得好不委屈。

  “亏你爹老在我们面前夸他生了个聪明伶俐的女儿,能断文论策,题诗写词,我看也不过尔尔,全是夸大其实,识字的你难道看不出这是休书吗?”真是晦气,明明是喜事一桩,她非要不识时务的哭丧。鲁氏不耐烦的斜睨,扬扬手上的锦帕假意拭汗。

  “为……为什么要这样对我,媳妇做错了什么,夫君他怎能平白无故的休我……”她低声嘶吼,咳出一口血。

  看到她吐血,鲁氏嫌恶的以帕子捂鼻?!澳愣晕也恍?,犯了七出之条,打你进门后就一直病着,晨昏定省你做了没?更别提在我跟前伺候,尽一个为人子媳的责任?!?br />
  “我也不愿意呀!我病了……”她又重重地咳了几声,仿佛连五脏六腑都要从嘴里咳出来。

  “是啊,你病了,恶疾也是七出之一,我们丁府对你也算仁至义尽了,你看看你一共喝了多少汤药,我们有吭过一句吗?可是你的病治不好了,干么还要拖累别人,我可不想熙儿背个克妻名声?!?br />
  鲁氏的意思是她要死就滚远点,不要死在丁府,免得污了他们的地,一口棺材摆在府里多不吉利。

  “我……我不走,我是丁家的媳妇,离了这里我能去哪里呢?娘,不要赶我走,我会……咳咳,让自己好起来……我不吃药……”裘希梅把休书捏皱了,哭得不能自持。

  “大少奶奶……??!不对,是裘小姐,你也别硬撑,明知道快要不行了,何必再来祸害大少爷,何不好聚好散,分得干干净净?!备诤笸返亩憧诔黾ペ?,在别人的伤口再踩上一脚。

  “冬香,你不过是个……丫头,没你开……开口的余地,给我滚……滚开!”

  假咳变真咳,她是被冬香的话气着了,这人真是小人得志。

  裘希梅也不想和鲁氏等人多周旋,她是一刻也不愿待在丁府,但是忍了这些时日,不差一时半刻,她要堂堂正正的走出丁府大门,而不是像丧家犬似的被丢出去。

  “夫人您瞧瞧,她还当自个儿是府里的主子逞威风呢!根本没把您放在眼里,看她还有骂人的气力,想必还能自己走出去?!辈煌渚率亩愣穸镜匾舜±敫?。

  “裘希梅,别说我为难你,给你三天的时间打包离开,我丁府没你这个媳妇?!彼佑粗荽笕说呐?,那丰盛的嫁妆啊……想想就让人喜得想明日就下聘。

  第6章(2)

  三天?她是一天也待不下去?!澳?,我不接休书,你们不能休我,有疾可以医,不孝更是欲加之罪,媳妇不服?!?br />
  见她还想死赖着不走,鲁氏发出哼声?!盎褂形拮?,大夫都说了,你伤了身子,子嗣方面相当困难,我们熙儿可是长房长子,不能没有儿子传香火,你就死了心吧!”

  “我……”她双肩一垂,一上一下的抖动。

  “你不走也得走,我们丁府留不下你,再说白一点,我们已为熙儿相中一门亲,你不走,新人就无法入门,别占着茅坑不拉屎,熏臭一屋子人?!甭呈匣幼沤跖?,表示很臭。

  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……”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喃喃自语,好像陷入绝望谷底,“要我离开丁府可以,但是我不要休书,换一张和离书来?!?br />
  “什么?!你还想要和离书?!”这女人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。

  “不给我和离书我就不走,我还要去巡抚衙门告丁府背信忘义,为攀富贵弃病中的糟糠妻不顾?!毕衷诩钡氖撬?,她有的是时间和他们慢慢耗。

  “你……你竟敢威胁我,我……我非……冬香,去书房让大少爷写张和离书,我要扔在她头上!”气得不轻的鲁氏用力吸了口气,脸色涨红的支使人走一趟。

  “是的,夫人?!倍阌Φ没犊?。

  不一会儿,她脚步轻盈的跳进屋,额上有薄汗渗出,可见她赶得有多急,新墨未干还有一点点晕开,落款处的红泥指印艳得刺目,宛如人血。

  看来丁立熙也很想休妻,急切地一刻也不肯等。

  “你要的和离书,拿去?!?br />
  看着从头顶飘落的和离书,眼中有泪的裘希梅笑了?!拔业募拮?、我爹留下来的书,我屋里的东西我全要带走,还有……”

  不等她说完,鲁氏冷笑地嗤哼?!岸几?,都给你,也不值几文钱,我还贪你那点破东西吗?通通拉走,省得占地方?!?br />
  “好,我明天就走,谢谢娘这几个月来对媳妇的照顾?!钡侥壳拔?,他们并未亏待她,只是冷待她而已。

  “哼!”鲁氏甩手走人。

  流言通常传得比风还快,不到半天,丁府上下已知晓大少奶奶被以无子、不孝、恶疾之名休离。

  隔日,据说病得下不了床的裘希梅一脸神采奕奕的走出丁府大门,她左手牵着妹妹,右手握着弟弟的手,两小一大的人影立于朱漆门板前,似乎在等待什么。

  “姊姊,我们被赶出来了?”两眼红红的裘希兰很不安。

  “不是赶,是自己离开,姊姊跟你一样不喜欢这里,所以我们不要了,把它丢开?!笔撬硕「?,自愿下堂。

  “那我们要住哪里?”他们没有家了,爹娘死后,她们的宅子被大伯母收回去了,他们无家可归。
 
 
 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
  • 智媒云图(Intell Vision):图书馆“书童” 2019-06-16
  • 高校招生章程看不出重点?专家为你解读关键词 2019-06-16
  • 为应对督察 江苏如皋一工厂违法掩埋危险废物 2019-06-16
  • 日照浮来山风景区(AAA) 2019-06-16
  • 设计众议院:神奇的MQB让全新一代宝来重生 2019-06-15
  • 银行卡被盗刷怎么办?这样做可避免损失进一步扩大 2019-06-15
  • 维生素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6-15
  • 董卿朱军朱迅小尼 盘点深受父母影响的央视名嘴 2019-06-15
  • 安全上网 七招教你避防风险 2019-06-14
  • 端午节小长假 南昌两站共发送旅客59万人 2019-06-14
  • 证监会就修订《上市公司治理准则》公开征求意见 2019-06-13
  • 【新媒体矩阵】长城新媒体微信 2019-06-13
  • 湖南省首届科技创新战略咨询专家委员会成立 2019-06-13
  • 重庆市政府新闻发布会 2019-06-12
  • 电商促销不得强迫商家“二选一” 2019-06-12
  • 109| 280| 190| 934| 801| 414| 714| 477| 654| 571|